对国家安全学学科门类合理化定位的思考
来源:   作者:   阅读:713人次


对国家安全学学科门类合理化定位的思考


 

刘跃进

  

摘要:在我们多年的不断呼吁下,在近年来我国国家安全形势发展的促动下,教育部于2018年4月发出文件,决定在我国高校设立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但是,根据已有的国家安全学理论体系,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和新的《国家安全法》,把国家安全学置于一级学科位置上并不恰当。为了国家安全学学科的健康发展,必须给国家安全学一个更为科学合理的学科定位。为此,需要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深入研究国家安全与军事国防、国家安全学与军事科学的关系,并在理顺这一重要关系的基础上,给国家安全学学科以更科学更准确的学科定位。由于军事国防是服务国家安全的重要工具和武装力量,军事国防在实践和理论关系上都隶属于国家安全,是国家安全实践或国家安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我们需要根据这种关系,把目前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中的“军事科学”门类扩充为“国家安全学”门类,使国家安全学成为一个包括军事科学等若干一级学科的学科门类。

  

在我国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历程上,2004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国家安全学》和2014年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为国家安全立学——国家安全学科的探索历程及若干问题研究》,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在此前后出版的两本《国家安全论》和《国家安全法学》《国家安全管理学》《国家安全战略学》等等,对我国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但最终使我国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从学者呼吁变成教育部正式决定的主要因素,则是近年来我国国家安全领域一系列重要战略举措的出台,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总体安全观的提出、新《国家安全法》的颁布实施、《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在中央政治局的审议通过、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活动的连年举办。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教育部在2018年4月9日发布了《教育部关于加强大中小学国家安全教育的实施意见》,做出了“设立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的重要决定。但是,根据《国家安全学》和《为国家安全立学》两本书构建的国家安全学理论体系,特别是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和新的《国家安全法》,把国家安全学设立为一级学科并不恰当。为了国家安全学学科的健康发展,必须在全面考察相关学科关系的基础上,特别是在深入研究国家安全与军事国防之间关系的基础上,给国家安全学一个更为科学合理的学科定位。


1.问题的提出

自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于2014年1月成立、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4月15日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以来,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领导下,我国在国家安全思想理论、制度体系、法治建设、战略规划、教育宣传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和前所未有的成就,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在每年4月15日前后广泛深入开展全民国家安全教育的同时,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国家安全教育也向纵深推进,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和专业教育业已破土发芽。在个别高校率先以目录外自设开办研究生国家安全学专业,还有一些高校成立国家安全学院同时,教育部于2018年4月正式做出“建设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的决定与规划。

围绕教育部关于“建设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的重要决定,部分学者专家进行了热烈讨论,提出了许多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有人认为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应设置在“法学”门类之下,有人建议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应设置在“管理学”门类之下,也有人认为应根据总体国家安全观对国家安全的总体阐述,把国家安全学建设成一个学科门类,在其下设置若干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

我们认为,根据总体国家安全观精神实质和丰富内容,我们不仅需要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下形成科学系统的总体性国家安全理论、建成协调高效的总体性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实行全面覆盖的总体性国家安全法治、实施高屋建瓴的总体性国家安全战略,而且还需要进行门类齐全的总体性国家安全教育和总体性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需要把国家安全学作为一个学科门类来建设。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在高等教育现有门类之外增加一个新门类,而只需在科学认识、正确处理国家安全与军事、国家安全学与军事科学的关系的基础上,根据当前国家安全不断由军事政治等传统领域向信息网络等非传统领域拓展的现实,即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国家安全涵盖领域十分广泛”的现实情况,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把目前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中的“军事科学”门类扩充为“国家安全学”门类,以便把总体国家安全观真正地全面贯彻落实到国民教育领域,特别是贯彻落实到高等教育中的学科建设领域。

 

2.军事科学与国家安全学的关系

在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中,如果把国家安全学作为一级学科来建设,无论是把其置于法学门类下,还是置于管理学门类下,都有一个包括不包括军事科学或军事学的问题。国家安全学学科如果不包括军事学,那不仅在当前非传统安全思维框架下说不通,而且在以往传统安全思维的框架下也说不通,更不符合统一了传统与非传统各种安全问题的总体国家安全观。

从历史上看,从传统安全实践看,从传统安全观看,军事都是为满足国家的安全需要而产生与发展起来的,也是保障国家安全最重要最主要的手段。正是因为具有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地位和重要作用,军费支出在国家各方面的支出中也常常高居榜首,军事也在传统国家安全实践中日益壮大,最终发展成为一种非常强大的武装力量。没有国家安全的需要,军事的产生与发展就失去了动力,存在也失去了根基。在作为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和工具的同时,军事也有自身的安全需要,从而形成了军事安全这样一个国家安全要素。军事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虽然是一种派生性安全,是由于保障国家安全的需要才派生出来的国家安全要素,但其重要地位至今依然不可动摇。军事是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军事安全是这一保障国家安全重要手段的安全,因而也就成为国家安全构成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要素。因此,在传统国家安全体系中,军事和军事安全长期占据着独一无二的重要地位,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冷战结束以后,随着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的日益突出,传统安全体系中据于首位的军事和军事安全的地位和作用相对下降,但其作为国家安全的“保底手段”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依然是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是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是因为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出现了各种新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也无法摆脱各种旧的传统安全问题,包括军事和军事安全问题,因而习近平总书记在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时特别强调,要“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后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各种场合讲到军事问题时,总是把军事和军事安全置于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地位给予论述,反复强调军事是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保底手段”。

与国家安全实践和国家安全体系必然也必须包括军事和军事安全相适应,与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军事和军事安全置于国家安全体系中进行阐述相适应,在规划高等教育专业目录时,特别是在建设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时,军事学也必须在其中占据重要一席。

总之,在军事与国家安全的关系上,国家安全包含了军事,军事问题处于国家安全的范围之中。在学理和学科关系上,国家安全学学科应该包括军事学,军事学的学科体系及其分支也只有处于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之中才合乎历史、合乎现实、合乎逻辑、合乎学理、合乎学科关系。

然而问题是,目前的专业目录中有一个“军事科学”门类,其下还有一些一级学科。在这种情况下,比较方便可行的做法是,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下,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军事与国家安全关系的论述,把目前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中“军事科学”门类扩充为“国家安全学”门类,并且把“军事科学”更名为“军事学”置于扩充后的“国家安全学”门类下。这样既符合军事与国家安全关系的现实,也符合军事与国家关系的学理,特别是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在总体国家安全观及其他重要论述中关于军事与国家安全关系的论述。

 

3.国家安全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

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把目前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中“军事科学”门类扩充为“国家安全学”门类后,可在国家安全学门类下设置多个一级学科,如国家安全学理论、国家安全管理学、国家安全法学、国家安全战略学、国家安全教育学、军事学(现目录中的“军事科学”)、情报学、警察学(现目录中的“公安学”和“公安技术”)、外交学、国家安全技术、非传统安全学等一级学科。

国家安全学理论是国家安全学门类下的第一个一级学科,具有统领性和全局性,其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国家安全学基本理论(包括国家安全学基本原理、国家安全学研究方法等)、国家安全史(包括中国国家安全史、国别国家安全史、中国国家安全思想史、国别国家安全思想史、国家安全断代史等)、国家安全体系研究、国家安全学派研究等科。

国家安全管理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国家安全管理学、国家安全危机管理、保密学、边疆学、海关学等。

国家安全法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国家安全法学原理、国家安全法治史、中国国家安全法律体系、外国国家安全法律体系、国家安全部门法研究等。

国家安全战略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国家安全战略学、国家安全战略史、中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国别国家安全战略研究、国家信息网路安全战略研究等。

国家安全教育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国家安全教育学原理、国家安全专业教育学、国家安全通识教育学、中小学国家安全教育研究、全民国家安全教育研究等。

军事学一级学科由现在目录中的“军事科学”门类调整而来,可根据现“军事科学”分类中的学设置,结合总体国家安全观和近年代我国总体国家安全布局,以及军改后的实际需要,进行适当调整,进行更科学的二级学科布局。

情报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情报学原理与情报史、各国情报机构与情报工作、军事情报学、开源情报与开源情报工作、竞争情报与竞争情报工作、防谍反谍研究等。

警察学一级学科由原“公安学”和“公安技术”合并而成,可根据原公安学和公安技术两个一级学科的设置情况,及近年来公安改革发展的实际情况,进行更为科学合理的二级学科布局。

外交学一级学科下可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外交学理论(包括外交学基本原理、外交与国家安全、外交学研究方法、外交与外交思想史)、域外安全保护(“海外利益保护”一词不好)、国际安全学(包括国际安全关系)、区域与国别安全研究等。这些二级学科虽然会与现有国际关系学、国际政治学交叉,但各自侧重点不同。

国家安全技术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面有:信息网络安全技术、军事技术、警务技术、情报技术等等

非传统安全学一级学科下可设的二级学科或专业方向有:非传统安全概论、人安全与国民安全、恐怖主义与反恐研究、信息网络安全管理、生态环境安全治理、国际文化交流与国家文化安全、科技发展与科技安全等。

 

结论:近年来,我国家成立了在总体上统领国家安全全局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了“涵盖领域十分广泛”的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总体性的《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全国人大讨论通过并颁布实施了总体性的新《国家安全法》,国家安全教育也开始从过去那种以反谍保密为主的教育转变为总体国家安全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必须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建设成与总体国家安全观相匹配的总体性国家安全学学科门类体系。只有把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成一个包括国家安全学理论、国家安全管理学、国家安全法学、国家安全战略学、国家安全教育学、军事学、情报学、警察学、外交学、国家安全技术、非传统安全学等一级学科在内的学科门类,才能够真正与总体国家安全观相适应;也只有建设成这样一个国家安全学学科门类,才能说是真正贯彻落实了总体国家安全观,也才是一个与总体国家安全观相匹配的国家安全学学科,才是一个能配上总体国家安全观、新《国家安全法》和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国家安全学学科体系。

参考文献

[1]刘跃进.为国家安全立言[J].首都国家安全,1998,(2):2-4.

[2]刘跃进.试论国家安全学的对象、任务和学科性质[J].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30(2):132-136.

[3]金钿.国家安全论[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2:1-22.

[4]刘跃进.国家安全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1-333.

[5]刘跃进.为国家安全立学[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2014:1-216.

[6]李文良.国家安全管理学[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2014:1-126.

[7]王桂芳.国家安全战略学[M].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18:1-266.

[8]赵冰峰.情报学[M].北京:金城出版社,2018:1-394.

[9]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加强大中小学国家安全教育的实施意见[EB/OL].[2018-10-10],http://www.moe.gov.cn/srcsite/A12/s7060/201804/t20180412_332965.html.

[10]张宇燕,冯维江,杨原.国家安全学的研究与教学规划:一个初步设想[EB/OL]. [2018-10-10],http://www.moe.gov.cn/srcsite/A12/s7060/201804/t20180412_332965.html.

[11]杨晨.观点与争鸣:专家热议国家安全学学科建设[J].祖国,2018,(19):43-51.

[12]马方. 加快建设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的路径研究[J].情报杂志,2018,37(10):19-2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 国际关系学院-精品课程
设计制作:国际关系学院教育技术中心